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搜索
房产
装修
汽车
婚嫁
健康
理财
旅游
美食
跳蚤
二手房
租房
招聘
二手车
教育
茶座
我要买房
买东西
装修家居
交友
职场
生活
网购
亲子
情感
龙城车友
找美食
谈婚论嫁
美女
兴趣
八卦
宠物
手机

抗美援朝战场上,他的任务是亲手安葬牺牲的志愿军烈士……

[复制链接]
查看: 59|回复: 0

2万

主题

4万

帖子

10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08860
发表于 2020-10-17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抗美援朝疆场上,张书义的使命是亲手埋葬牺牲的自愿军义士,给长逝在异国异乡的战友以最初的暖和和告慰——

异国埋忠骨 异乡慰英灵
抗美援朝战场上,他的任务是亲手安葬牺牲的志愿军烈士……  科技新闻

“埋葬组的工兵班检察地形、挖好泉台。护士用酒精擦净义士身上的泥污和血迹,为他们整理衣物。组长盘点义士遗物,挂号信息,在简易舆图上标注埋葬地址。大师一升引一丈八尺的白布把义士尸体包裹整洁停止埋葬。”

——张书义


“那一天,仇敌的炮声越来越近,义士的鲜血染红了包裹他的白布。我和护士高莲清、朝鲜劳动党地下党员朴顺子边流泪边整理尸体,朝着祖国的偏向,将义士安置进墓坑中。”70年曩昔,张书义还是会不时想起朝鲜半岛上涟川郡的那片小松林。

那边,有他收藏平生的回忆。

1950年11月27日,时任自愿军第26军后勤部第三医院文化教员的张书义和战友换上厚棉衣,揣上高粱米,跨过鸭绿江入朝参战。时年17岁的他被录用为义士埋葬组组长,负责埋葬义士和转运重伤员。

“埋葬组的工兵班检察地形、挖好泉台。护士用酒精擦净义士身上的泥污和血迹,为他们整理衣物。组长盘点义士遗物,挂号信息,在简易舆图上标注埋葬地址。大师一升引一丈八尺的白布把义士尸体包裹整洁停止埋葬。”这套法式张书义烂熟于心,偶然在梦里也会一遍遍反复。他深知这份工作的意义,这是给长逝在异国异乡的战友最初的暖和和告慰。

“保证完成使命!”一天薄暮,他们接到告诉,4名畴火线转运下来的重伤员牺牲了,需立即就地埋葬。这是张书义担任组长后受领的第一个使命,没想到完成得异常艰难。

零下40摄氏度的严寒,让地盘硬得像一块生铁。要挖出4个泉台,何其艰难?他们用锹铲,用锤砸,用镐刨,但停顿非常缓慢。

“自愿军同道,试试用火烧。”一位朝鲜老迈爷给张书义支招。

“美军飞机时不时过来侦察,发现火堆怎样办?”张书义有些担忧,但大爷切齿痛恨地说:“你看看四周的村落,都被美国鬼子的汽油弹烧光了,处处都在着火啊。”

“组长,烧不烧?”工兵班战士都看着张书义。

“烧!”浓烟夹杂着火苗瞬时腾空而起,每烧十几分钟,战士们就把上层的土挖开,再烧,再挖,再烧……第二天清晨4点多,4个泉台终究挖好了。

当护士们用爬犁拉着义士尸体一步一步挪向泉台的时辰,一切人都哭了。

“他们是谁的儿子?又是谁的兄弟?”白布包裹下的战友是那末恬静,他们都只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呀!张书义现在回忆起来,照旧喜笑颜开:“那时就一个动机:报仇!为战友们报仇!”

1951年4月,第五次战争打响。自愿军和朝鲜群众军冲破“三八线”,直捣汉城。第26军后勤部第三医院组建60人的“火线救护队”,建立姑且医疗点,救治火线转运下来的伤员。

情况突变。5月23日清晨,后勤部的骑兵通讯员送来一纸号令:结合国军正构造反扑,“火线救护队”立即北撤。

一路急行军至晌午,“火线救护队”已后撤20千米,离“三八线”越来越近,炮声也愈发清楚。

此时,医院接到消息,向南3千米处有一位战友牺牲了,需派人立即前往处置,朝鲜劳动党地下党员朴顺子正守着这位义士。

“院长,我去!”张书义第一个站了出来,“这是我们埋葬组的使命。”

院长看着张书义年轻稚嫩的脸庞,面露犹豫:“军队都已北撤,你们能够有危险。”

“我也去!”女护士高莲清急切地说,“我的使命是给义士清洗,让义士走得干清干净。院长,我必须去!”

思考片刻,院长点了颔首:“好!把我的马也骑上,你们俩一人一匹,完成使命立即返回。”

细雨绵绵,北风阵阵,两匹枣红马在公路上逆向飞奔。

一路向南,骑行不到3千米,他们看到公路旁的大树下一位朝鲜姑娘正焦虑地观望。张书义急忙勒绳下马:“你是朴顺子?”

“我是,朴顺子,朝鲜劳动党党员。”她用不太流利的汉语回答。

“自愿军义士呢?”高莲清问。

“走,跟我走!”朴顺子往前指了指。

沿着一条泥泞的小山沟前行300米,朴顺子停住了脚步。她指着一个用草帘子粉饰的防空洞说:“中国同道在这里。”

天气渐暗,山谷里升起薄薄轻雾。张书义和高莲清掀开草帘,一位自愿军义士横卧在爬犁上,胸部中弹,鲜血染透了军衣。高莲清从他的上衣口袋中翻出材料牌,梗咽着说:“组长,你写墓牌,我来清洗。”

张书义的眼中噙满泪水。他取出简易墓牌,慎重写下:“中国群众自愿军某团某连通讯员吴某某,湖北孝动人,1932年5月生,1949年2月参军,在湘西剿匪战争中荣立二等功。1951年1月入朝作战,1951年5月在第五次战争中名誉牺牲。”

接着,张书义起头盘点遗物:卡宾枪1支、水壶1个、半空干粮袋1个……

高莲清用酒精棉球悄悄擦洗义士脸上的血迹,一张年轻的脸庞渐突变得清楚。三人用白布将义士尸体连同墓牌包裹整洁,抬到松林中一个自然土坑旁。

青山有幸埋忠骨。他们用铁锹把墓坑挖得再深些,用树枝、草帘把墓底铺得再厚些。高莲清和张书义将义士安置进墓坑中,边流泪边低语:“战友,安息吧,祖国和亲人永久忘不了你。等战争竣事,祖国接你回家。”

朴顺子双手合十,用朝鲜仪式冷静祈祷:“朝鲜群众永久忘不了中国群众自愿军的恩典。”她随后找来一块大石头放在墓上,并在旁边的松树上刻上记号。她说:“这里是涟川郡,战争竣事后,劳动党会把自愿军义士埋葬到义士陵园,我负责。”张书义在舆图上做好标志。

三人翻身上马,往北奔驰。不知走了多久,朴顺子在一个岔路口忽然停住了:“中国同道,前面快到‘三八线’了,你们快走,我必须留在南方继续工作。”

高莲清哭着抱住了朴顺子:“成功了,记获得中国来看我们!”三人把手紧握在一路,洒泪离别。

离“三八线”越来越近。忽然,前方探照灯亮起,一束强光打到两人脸上。

“哪个军队的?”有人厉声问道。

“三院的。”张书义和高莲清勒紧马绳,赶紧回答。

“你叫张书义,你叫高莲清,对吧?”那人高声问。

“对!对!”张书义冲动极了。

“我是军保镳营营长,军首长指示我们在这里等着你们归来。三院还在白蚁里,赶紧归队吧。”营长笑着说。

张书义和高莲清冲动万分,赶快下马,立正还礼:“感谢军首长,感谢营长!”

破晓前,两人终究见到了等待多时的院长和战友们。张书义和高莲清抱着院长哭了起来。

“小张子,万一回不来了怎样办?”院长问。

“回不来,我们就在南方打游击!”张书义擦了擦眼泪,语气果断地说。

史海钩沉,硝烟散尽。张书义一向忖量着长逝于异国异乡的战友们。2004年,时年71岁的张书义按照自己的回忆和史料查证,写了一部电影剧本《义士埋葬组》,记录下这段他平生都不曾忘记、也不会忘记的往事。

前未几,第七批在韩中国群众自愿军义士遗骸归国。像前几次旁观直播一样,张书义守在电视机前热泪长流,一遍遍低声反复着:“战友们,安息吧,祖国接你们回家……”(刘汝山 罗 艺)
抗美援朝战场上,他的任务是亲手安葬牺牲的志愿军烈士……  科技新闻


免责声明:假如加害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站长,我们会实时删除侵权内容,感谢合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 2006-2014 北京大悦城国际酒店·公寓官方网站 -- 实时网络预订 www.joycityhotel.com 版权所有 法律顾问:高律师 客服电话:0791-88289918
技术支持:迪恩网络科技公司  Powered by Discuz! X3.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